扬历显重的西川节度使段文昌

www.shuangliu.gov.cn   2014-03-05   来源:双流旅游门户网
〖字体: 〗〖背景色: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〗〖打印本稿〗〖关闭
    段文昌,字墨卿,一字景初,生于唐代宗大历七年(772年),广都人,“父以油榨为业,生而有致,长亦多才,物业荡空,文章迥振,洎跨卫行卷,乡里笑之。历三十年,衣锦还蜀,蜀人赠之以诗:‘昔日骑驴学忍饥,今朝忽着锦衣归。等闲画虎驱红旆,可畏登龙人紫微。富贵不由翁祖致,文章生得羽毛飞。广都再去应惆怅,犹有江边旧钓矶。’”以上是据宋何光远《鉴戒录》、计有功《唐诗记事》等的记载。
  关于段文昌及其子、《酋阳杂俎》的撰述者段成式的籍贯问题,历来众说纷纭,与新、旧唐书所载多所不合,考证起来有五说:一、临淄。《酋阳杂俎》各本均署临淄段成式。清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、鲁迅《中国小说史略》、郑振铎《插图本中国文学史》都取临淄说。二、西河。今人姜亮夫《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》。三、南郡。《旧唐书?李商隐传》有“与太原温庭筠、南郡段成式齐名,时号‘三十六’之称”。四、河南。见《全唐诗》段成式小传。苏雪林《唐诗概论》亦本此说。五、东牟。《酋阳杂俎》续集之“寺塔记”小序作“东牟人段成式柯古”。
  段氏里贯有以上五说,何以与广都相连,我们再从段氏世系来考察就会更深一步。段氏所出,推本于西汉北地都尉段印或较可信。段印传至后魏太守段纷,又五世传至段偃师。段偃师曾为隋太子家令,其子段志玄为唐朝的开国元勋,率众千人从李渊打天下,作战英勇,历任右领大都督府军头、左光禄大夫。唐太宗即位,累迁左骁骑大将军、封樊国公,实封九百户。后改封褒国公,历镇军大将军,死后溢曰“壮肃”,赠辅国将军、扬州都督,陪葬昭陵,图形于凌烟阁。段志玄有三子:段瓒,曾任右屯卫大将军;段瓘,朝邑令;段珪,宣州长史。段瓘生子也有三:段怀昶,曾任德州参军;段怀晏,未见有官职记载;段怀皎,赠给事中,即段文昌祖父。段怀皎生子名段谔,为段文昌父。段谔曾出任过荣州刺史,荣州为今四川荣县,唐时的广都县与之毗邻。段文昌就出生在荣州任上。无论新旧唐书或其他载籍屡说到段文昌“少在西蜀”、“于荆、蜀皆有先祖故第”、“素洽蜀人之情”;《唐诗纪事》还说段文昌“有别业在广都县之南龙华山,尝杜门力学于此,俗谓之段公读书台。”
  段文昌少年时代家境很贫寒,所以在他后来做了宰相“衣锦还乡”时,乡人有“昔日骑驴学忍饥”的话讥讽他;还有一件“先吃饭,后敲钟”的尴尬事发生在段文昌贫窭之时。贵平孙光宪《北梦琐言》载“唐段相文昌,少以贫窭修进,常患口食不给,每昕曾口寺斋钟动,辄谐谒飡,为寺僧所厌,自此乃斋后扣钟,冀其晚届而不逮食也。后人登台座,连出大镇,拜荆南节度,有诗题曾口寺云:‘曾遇阇黎饭后钟。’盖为此也。富贵后,打金莲花盆盛水濯足。徐相商致书规之,邹平曰:‘人生几何,要酬平生不足也。’”连进寺庙混吃不要钱的斋饭,寺僧都要戏谑他,来个“先吃饭后敲钟”,少年段文昌,竟落寞到如此地步。
  贞元十九年(803年),韦皋为剑南西川节度使,以屡破吐蕃有功,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检校司徒、兼中书令,进封南康郡王(按:《华阳县志?古迹》载,龙华山护国寺,有南康王府,当是韦皋所建),拥兵南隅。段文昌于贞元十五年(799年)自荆南返蜀,韦皋发现他是个人才,上表授他为校书郎,从此有了青云直上的机会。在佐政韦皋时期,段文昌还做过成都馆驿巡官、灵池县尉。灵池县为今双流永兴镇,唐时曾于此置灵池县,宋天圣四年(1026年)改名灵泉县。
  永贞元年(805年)八月,韦皋卒。其部下行军司马刘辟自称留后,心怀叵测,求兼领三川未遂,发兵围东川,执东川节度使李康于梓州,举行叛变。元和元年(806年)宪宗遣高崇文等率兵进讨,九月克成都,擒刘辟于羊灌田。十月献俘于长安兴安门。这时,韦皋生前部属房式、段文昌等“素服麻屦,衔土请罪,崇文皆释而礼之,”并“草表荐式等,厚赆而遣之。目段文昌曰:‘君必为将相,未敢奉荐’。”高崇文之要斩刘辟馆驿巡官沈衍,而独尊礼段文昌,这大概是因为段文昌素与刘辟不合,未参预刘辟谋叛,又以文才著称的缘故。
  段文昌离蜀居长安期间,原任忠州刺史的李吉甫,已居相位。《旧唐书?段文昌传}:“李吉甫刺忠州,文昌尝以文干之。及吉甫居相位,与裴垍同加奖擢,授登封尉、集贤校理。俄拜监察御史,迁左补阙,改祠部员外郎。”又见《新唐书?韦贯之传}:“帝以段文昌、张仲素为翰林学士,贯之谓学士所以备顾问,不宜专取辞艺,奏罢之。”是文昌虽未人翰林,但已以才艺为宪宗所赏识。
  元和八年(813年)三月,武元衡由西川节度使人知政事,为宰相。
  武元衡为段文昌之妻父。三年后,韦贯之罢相,为吏部侍郎,出为湖南观察使;而段文昌则“为翰林学士,迁中书舍人,遂为承旨”,成为宰相级人物。十二年(817年)七月,宰相裴度自请往淮西督战。宪宗以度兼彰义节度使、淮西宣慰处置使,总讨淮西诸军事;太子詹事,唐、隋、邓州节度使李愬进取房、郾城、朗山等地,奇袭蔡州,生擒叛酋吴元济,槛送京师。淮西平,宪宗御兴安门受俘,斩吴元济。十二月,诏韩愈撰《平淮西碑},碑成,却引出一场不小的风波。宋葛立方《韵语阳秋》卷二评此事的原委说:“裴度平淮西,绝世之功也;韩愈《平淮西碑},绝世之文也。非度之功不足以当愈之文;非愈之文不足以发度之功。碑成,李愬之子乃谓没父之功,讼之于朝,宪宗使段文昌别作,此与舍周鼎而宝康瓠何异哉?”原来如此。后来,苏东坡谪官过旧驿,见壁间有人题诗一首云:“淮西功业冠吾唐,吏部文章日月光。千古断碑人脍炙,世间谁数段文昌。”自唐迨宋,其风尚推重骈文过于古文,段氏实为一时作手。次年,段文昌以“自讨叛奉诏书之勤”,加为本司郎中、赐绯,不久又以本官加知制诰。
  长庆元年(821年)二月,段文昌拜检校刑部尚书、同平章事、西川节度使。这是他第二次出镇西蜀。段文昌拥节西蜀间,曾放迹山林,以吟咏为乐,暇日与幕客选胜登临,时有佳作。暮夏登成都西南张仪楼,居高眺远,蜀江蜀山,尽来眼底,曾赋得《晚夏登张仪楼呈院中诸公》诗。又尝游城北武担山武担寺,作《题武担寺西台》诗。同游诸公如节度判官姚向、安抚判官温会、观察巡官李敬伯、观察推官姚康等,均有奉陪段相公唱和之作。今双流正兴镇境内府河左岸田家寺地方,有山兀起,有段文昌微时读书处遗址,志乘称段公读书台,是一处很有名的人文景观,闻名遐迩,当就在此时修筑的。在蜀第二年,“黔中蛮叛,观察使崔元略以闻,文昌使一介开晓,蛮即引还。彭濮蛮大酋蹉禄来请立石刊誓,修贡献。”事端很完美地得到解决。
  长庆四年(824年),敬宗即位,段文昌由蜀被征入京,征拜刑部,转兵部,兼判左丞事。太和元年(827年),春正月庚午,段文昌以兵部尚书、权判左丞事为御史大夫。六月葵巳,以御史大夫段文昌,代王播为淮南节度使。寻又以检校尚书右仆射,权扬州大都督府长史、同平章事。于是段文昌在本年六月,举家离京赴扬州。太和庚戌岁(830年),段文昌由淮南移镇荆门,驻节宜昌。这时的段文昌,既宦海沉浮多年,人已垂垂老矣,又纵迹山水,对长江三峡文物多所培护。《玉泉子》云“丞相邹平公段文昌,负才傲俗,落泊荆楚间,尝半酣靸履于江陵大街往来。雨霁泥甚,街侧有大宅枕渠,公乘醉于渠上脱履濯足,旁若无人。自言:‘我作江陵节度使,必买此宅。’闻者皆笑。其后果镇荆南,遂买此宅。”按新、旧唐书都载有文昌在江陵有先祖故第,并赎为浮图祠,买新宅,似即指置祖祢影堂者。又《云笈七签》卷一一七载有《段相国愿修忠州仙都观验》云:“忠州丰都县平都山仙都观,前汉真人王方平、后汉真人阴长生得道升天之所。芜没既久,其址仅存。……相国邹平段文昌旅寓之年,邅回峡内,时因登眺,烛香稽首,祝于二真曰:‘苟使官达,粗脱栖迟,必有严饰之报。’自是不十岁,拥旄江陵。视事之七日,注念及此。俄梦二真人,若平生密友,引公登江渚之山,及顶乃阴君洞门矣,二真亦不复见。翌日,施一月俸钱修观宇,一月俸为常住本钱。常俾缮完,以答灵贶。”
  太和六年,段文昌再领全蜀,这是他第三次、也是最后一次为剑南西川节度使。他的前任西川节度使李德裕,调任回长安,为兵部尚书。《通鉴》谓:“(太和)六年冬十一月乙卯,以荆南节度使段文昌为西川节度使。”段文昌于太和七年正月五日所撰之《修仙都观记》也说“去年冬十一月,诏命换麾幢,再领全蜀。”来蜀驻镇不久,遇蜀中女诗人薛涛去世,刘禹锡、李德裕均有诗悼念。段文昌、薛涛在成都本是诗坛知音,前几次镇蜀,诗酒唱酬很频繁,交谊笃厚。这次恰遇女诗人逝世,段文昌为其撰写墓志,理当责无旁贷。薛涛卒年七十三。这次来蜀再领西川节度使,段文昌曾到龙华山先年所置别业“段公读书处”访问过他的诗友、僧道名流广宣上人,留有一首诗:
  寻龙华山寺广宣上人
  十里惟闻松桂风,江山忽转见龙宫。
  正与休师方话旧,风烟几度入楼中。
  段文昌,这位中唐时期恒以冢宰之身三度镇蜀的剑南西川节度使,正以他旷达人生优游闲适于林泉山水间时,太和九年(835年)三月,正当朝廷为彰奖他,派赐春衣中使来成都,受宣刚毕,还来不及设宴款待朝廷特使时,段文昌可能是兴奋过度无疾而卒,年六十三,赠太尉,有文集三十卷。子段成式,字柯古,以父荫为校书郎,官至太常少卿。著有《酉阳杂俎》,至今仍为史家所征引。
  对于这位“疏爽任义节“的西川节度使段文昌,民国《华阳县志?人物》的评语是:“布素之时,所向不偶;及其达也,扬历显重。出人将相洎二十年,其服饰、玩好,歌童伎女,苟悦于心,无所爱惜,乃至奢侈过度,物议贬之。”
  段文昌还精于馔事,是位地道美食家,享用奢僭,又自编《食经》五十卷,时称“邹平公食宪章”。可惜《食经》今不传。